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

【黑钳/世海】漫长而美丽 3

《漫长而美丽》

Long and Lovely

■世良 × 渡海

■仅与drm相关 | ABO

■Summary:渡海征司郎恍然想笑,门外狂风暴雨,他心底尘埃落定。

■part.16后半段请务必介入BGM

(*本章很长,外链已修复)

前文


9.

他一直不清楚,世良为什么会成为他的研修医。

渡海征司郎的大名在东城大如雷贯耳,他的光荣事迹上至佐伯清刚,下到扫地阿姨,均耳熟能详。从他逼走不知第几个实习医,从一而终贯穿自己非暴力不合作的宗旨以来,医局便再没给他配过下属,佐伯比谁都清楚渡海一身反骨,于是自横山离开之后,按理说世良应当调剂给...

【黑钳/世海】漫长而美丽 2

《漫长而美丽》

Long and Lovely

■世良 × 渡海

■仅与drm相关 | ABO

■Summary:他手中空无一物。

前文


6.

昨夜下了雨夹雪,今早起来之后,远处小山迷迷蒙蒙蒸开几道烟岚,暗青色的山头在半空中浮着,世良雅志隔着厨房正方形的窗户,越过楼下寂静的小公园眺望。

虽说渡海的公寓又老又旧,但景色确实不错。不过这个人几乎天天睡到日上三竿,某种意义上来说算得上是暴殄天物。

“渡海医生,”世良走入主卧,渡海包着被子,露出半张小脸,睡得极熟。他想起早上醒来时,渡海蜷在他臂弯里,因睡眠显得眉眼柔和,世良以前常在休息室看...

【黑钳/世海】漫长而美丽 1

《漫长而美丽》

Long and Lovely

■世良 × 渡海

■仅与drm相关 | ABO

■Warning:有点长


1.

猫田护士有一次长达一个春季的倦怠期,整日窝在休息室下铺,偶尔看一会儿书,然后进食、睡眠,活的像个重症患者。好在那段时间东城大因为理事长的交接忙得席不暇暖,也没人得闲去理她,只有世良估计猫田护士大概犯了花粉症,悄悄送了一打口罩过去,结果第二天发现被人拿去垫了桌脚。

不过花粉每年都有,猫田护士水成这样还是第一回,联系上下文,果然是和突然离开的渡海医生有关。花房美和这样想,一面将鸡蛋磕入碗里:“感觉就像...

【最高机密/雜談】祝你幸福,别再孤独。

About Maki Tsuyoshi and his love line

Warning:首先,我不否认这部作品本身存在对中政治无知、描写幼稚过分因而让我非常不适,人物塑造过于理想等诟病,暂时搁置这些不提,只提我阅读完漫画后的直观感受。

几乎都与薪刚先生有关。带有一定cp脑。不太建议洁癖党阅读。


*

从薪第一次出场,我就隐约感觉到这是一个带着光环的男人,但没想到光环如此强烈,他美丽,冷静,高高在上,并且具备一切让我兴奋的反差萌,比如个子矮(。),其实内心超级在意下属等等。从青木的出场引到他悲惨的过去,所以他笔挺的脊背看起来仿佛更令人心折。

我想过很多次,薪为什么会射...

【马场林】《小心脏》

《小心脏》

Little Heart

■马场善治 & 林宪明

■ 这一对第一天相遇,第二天给钱,第三天用明太子私定终身,第四天就应该接吻。


二月十日,八点一刻。

林宪明蜷着腿,侧在沙发上修趾甲,他刚刚起床,用冷水擦了把脸,近乎颤抖地摁开暖风开关,尔后迈着小碎步去够摆在洗脸台上充了一晚上的手机。

几个月前,他还能信誓旦旦地说,裸机的手感是世上最棒的!可现在他觉得自己原本就不利索的指尖快被生冷的金属背板咬掉了,温度瞬时被抽走,他捧不住机体,只能将之架在膝盖上,换一只手戳戳弄弄,火速上网下单了一件视觉上非常暖和的手机壳。

他的脚很痛,昨天在...

[真遥/宗凛]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

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

■MAKOTO×HARUKA

■SOUSUKE×RIN


1.

七濑遥结束四个小时的车程,回到家的时候变得十分疲劳,巴士上真琴把头枕在他肩上草草睡去,过了服务站之后,这个姿势让他极度不舒服,特别是对方均匀的吐息,把他的左脸染得水潮潮的。

8:45分,汽车驶入岩鸢,外面突然开始下雪,于是两人经历了步行、决定打车、叫不到车、继续步行、搭笹部教练的顺风车,等到十点一刻,他们到家了。

遥洗过澡,跳上床,他把手机支在膝盖上,暖风吹得他昏昏沉沉。刚才岔路口真琴被冻得什么都说不出来,约定回去用短信联系,现在,困的快要遁...

一个脑洞记录

我流ABO

正统AO配


山崎宗介(alpha)
• 信息素 :黑琥珀与姜百合
• 平时琥珀和麂皮绒的味道稍微重一点,发情期的时候姜百合会喧宾夺主
• 洁癖(因为信息素太香了)

松冈凛(omega)
• 信息素:玫瑰汽水
• 之所以有汽水的辛辣味是为了表现偶尔会出现的中二感
• 发情期是珠穆朗玛级别的

橘真琴(alpha)
• 信息素:鼠尾草和柑橘
• 比起柑橘果肉的味道,更像柑橘叶的气味。听说用了柑橘味会让人觉得比实际年龄年轻六岁
• 和七濑遥看了十五年打上花火

七濑遥(omega)
• ...

我我我我我我想玩,但大概没人记得我这个咸鱼狗了QUQ

穿龙薯蓣:

想知道。。。

渡鸦王:

咳咳咳……嗯呐……

gin:

我也想知道我的风格2333

我只造我画攻角很厉害,可是受完全不行阿(汗


没有wifi的呆毛君:

咳咳咳偷偷的没人就悄悄……

拍在床上_过气:

……很想知道我的闹残文风会给你们带来什么印象【笑哭】 

消失升:

试试(......)
没 没评论就删了不丢人了!

yoyou:...

【林秦】他没有暗恋你

*summary:林涛与恋爱之间只差一条短信。

*HE保证 梗来源真实短信

*我怕明天粮太多吃不到我的就提前发(你他妈

 

 

1.

「林涛先生,您有一位通讯录好友在[Ringo.LQ]交友社区上将您设置为暗恋对象,详情点击:www.Ringo.LQ.co/m,回A退订。」


2.

林涛工作的特殊性质决定他没法开着小月亮睡觉,有一次他出于好奇开了飞行勿扰双重模式,安安稳稳睡下,不料半夜局里有案急召,没人打通他的电话,后来硬生生被谭局长从床板上掀起来。

从此他的来电铃声一贯开到最大,文件时刻有云端备份。但像现在这样,半夜三更被广告短信...

【团兵】White Forest

✔私设超多的短打。

✔发生在夺回玛丽亚墙前的自我妄想。


利威尔起床的时候,从树的另一端传来纷沓的人声,叶片涮在水里或者泉水里的叫声,他只闻到柴火点燃的灰气,一直透过鼻腔烧到肺里,像是在地下街时候穷鬼点下的劣质烟草。日头还很早,于是他爬起来,披上披风去到河边,亮晶晶的河水上浮着稀稀拉拉的土豆皮。

他没有看见埃尔文,他昨晚睡下的位子干燥温热,大抵是用以证明这个人曾经存在的唯一证据,披风甩在树上,于是一只小蛾子停上去,它柔软的翅膀扫过帽檐,扑簌簌落下一层磷粉。

利威尔心尖一拧,像是有人告诉他你脚底黏了一块橡皮糖,于是他过去把虫子扇走,穿过几株老树——那里是新兵驻扎的营地,原本...

©姜浦 | Powered by LOFTER
1     /     3